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14日(星期六)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

巫统必须向民主行动党学习正确的教训,正如民主行动党必须从巫统由明显获得大多数马来人支持的政党沦落为少数马来人支持的政党一事吸取教训

那些自称为巫统救星的人,在巫统于2018年5月9日全国大选中遭遇历史性的失败——导致巫统从一个自成立以来就明显获得大多数马来人长达69年的支持的政党,沦落为只保住少数马来人支持的政党之后,必须向民主行动党吸取正确的教训,正如民主行动党必须吸取巫统在马来西亚政治舞台上,从优雅的地位堕落的教训。

+1 积分


其中一个“救星”敦促巫统效仿民主行动党,尽管他立即歪曲民主行动党的目标,诉诸于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的手段,尽管这手段在第14届全国大选失败得如此凄惨,并且与民主行动党50年来的行事作风完全相反。

巫统的“救星”必须从民主行动党要让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一流国家的政治斗争中吸取正确的教训,而非推论出错误和天马行空的教训,即那些只存在于怪人和机会主义者狂热想象中的教训!

然而,更重要的是,学习巫统从一个明显获得大多数马来人支持的政党,沦落为只保住少数马来人支持的政党的教训——这是对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领袖有用且相关的教训,作为对他们的警惕:如果他们未能实现第14届全国大选中人民的希望和期望,那将会是等待他们的命运。



谈到巫统从优雅地位堕落的教训,我想起了过去巫统历史上的两个场景。

首先,已故的东姑阿都拉曼于1951年接替翁惹化成为巫统领袖时,巫统当时没有钱,而东姑卖掉了他在槟城的房子来资助巫统的运作。

67年以后,我们有的不是一个必须卖掉他的房子来资助巫统运作的巫统主席,反而是让国际大开眼界的新闻——警方在搜查与前首相家属有关的产业时,带走数百个设计师手提包和装满了现金和珠宝的数十个袋子,其中包括了以26种货币收藏的1.14亿令吉现金和每个价值数十万美元的柏金手提包!

世界历史上因挥霍人民财富而臭名昭著的五位“第一夫人”的视频,最近正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纳吉的妻子罗斯玛和叙利亚总统的妻子阿斯马·阿萨德、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的妻子格雷斯穆加贝、因奢华和奢侈作风引发了法国大革命的18世纪的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以及菲律宾马可斯总统的妻子伊美黛马可斯并列。

五月尾,《南华早报》刊登了题为《五位领导人的妻子和她们奢靡的购物习惯——从罗斯玛和格雷斯穆加贝到到玛丽·安托瓦内特》。

第二个例子是纳吉的弟弟纳西尔在2014年1月14日在《星报》的文章《追忆我的父亲——敦拉萨》中所述的“游泳池”故事:

“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和我的兄弟们走近他,并向他要求在我们居住的首相官邸(Seri Taman)建造一个游泳池。



“身为律师的他,他坚持要我们用逻辑和合理的论证来表达我们的要求。

“我们这样做了,并且以为我们很好地提出了我们的论点,直到我们注意到他的脸色开始沉下去,双眼满是怒火。

“父亲对我们晓以大义:Seri Taman 虽然是我们的住所,可是它是属于政府的,因此也是属于人民的。

“所有用在这里的开销都是来自公帑,所以他绝对不会把国库的钱花在无关痛痒的事物上,如兴建游泳池。他怒问:‘人民会怎样想?’”

我毫不怀疑敦拉萨会因一马公司洗钱丑闻而感到非常震惊,而加倍震惊的是,他的儿子把马来西亚的好名声和地位带到了“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深渊!

巫统领袖能否吸取巫统从60年前从一个伟大的政党,沦落到今天这样一个糟糕和悲惨地步的真正教训,即成为巫统领袖和党员不再是光荣和爱国的事情,而是一个耻辱和背叛种族和国家的象征?

巫统是否敢于身先士卒,采取明确和严肃的动议来谴责一马公司丑闻和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耻辱,从而结束其长期对此的否认?

先这么做,而非申索最近由马来西亚警方从纳吉那里扣押的1.167亿令吉资金。

巫统是否会编制一份清单,列出所有巫统领袖、个人、支会和区会从纳吉那里收到的一马公司资金数额,和盘托出他们从纳吉那里收到的任何来自一马公司的“肮脏钱”,并且把这些钱都捐给马来西亚希望基金,帮助支付一兆令吉的国债?

林吉祥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热点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热点新闻网的观点和立场。